專業講解員的講解感動了不少學生。 宋嶠 攝
  
  
  
  
  
  20日上午,由揚子晚報與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園管理局共同推出的“尋找南京的紅色記憶”系列活動的第四站來到雨花台紀念館,跟著專業的講解員,紀念館中的16位女英烈故事,深深感動了大家。她們也有驚天動地的愛情,也有嗷嗷待哺的幼子,為了今天的勝利,她們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排著整齊的隊伍、穿著校服、舉著隊旗……20日上午9:20,距離活動正式開始還有十分鐘,在雨花台烈士紀念館門口,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學二(1)班、雨花外國語小學四(4)班的學生組團而來。
  “12個孩子組成的‘陽光少年假日小隊’,這次全來了,家長們也都支持此次活動。”游府西街小學的學生家長陸軍介紹說,每個月都會組織孩子們進行主題活動,這個月的主題是“愛國主義教育”,從揚子晚報上得知這個活動的消息後,就趕緊報名了,許多家長也跟著來了。
  他表示,很多家長和孩子都到紀念館來過,以前走馬觀花般的瀏覽,收穫遠遠沒有這樣專題“深度游”大。一封信、一本書、一件衣服背後,都有烈士們血與汗的奉獻,讓孩子明白今天幸福生活來之不易。”
  通訊員張洪 揚子晚報記者 楊娟
  聽聽她們的故事
  黃勵:獄中不忘策反 囚車上宣傳愛國
  黃勵,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我黨第一位女省委組織部長。1931年,她和愛人放棄了國外的優越生活,回到祖國,投身革命鬥爭之中。
  1933年4月,由於叛徒出賣,黃勵在上海法租界住所被捕。在法庭上,面對叛徒指認和法官勸降,她說:“我黃勵絕不貪生怕死,不要用什麼自由、職位來引誘我。我們共產黨人正是為了自由、為瞭解放全人類而起來革命,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可以用生命去換取,任何的壓迫、利誘都見鬼去吧!”三天后,黃勵被押解到南京憲兵司令部看守所。在獄中,她在牆上寫下“雨花台,雨花台,紅骨都在那裡埋!” 黃勵見看守班長張良誠為人忠厚耿直,有愛國心,經常引導教育他。張良誠也為黃勵的崇高氣節所深深感動,主動為黃勵等人傳遞消息,成為獄中的“紅色信使”。事情暴露後,憲兵司令谷正倫大為震驚:“共產黨的赤化竟做到我的心臟里來了,這還了得!”決定將張良誠處以極刑。刑場上,張良誠像共產黨員一樣視死如歸。黃勵的影響使敵人惶恐不安,國民黨中央黨部批示迅速處決黃勵。
  1933年7月5日清晨,敵人將黃勵押往雨花台,執行槍決。在敵人押著她走向囚車時,她對押送的憲兵做了最後一次宣傳:“你們大家都是窮苦人,窮苦人都有愛國心的。我們為了愛國,為了爭取收復東北失地,反對國民黨投降政策,反動派要殺我們,但中國的革命者是殺不完的。一個政府到了靠殺人來維持政權的地步,它還會長久麽?國民黨快完了,大家起來鬥爭吧!中國一定會建成一個沒有人壓迫人的富強國家……”黃勵把囚車變成了宣傳車。
  徐全直:因將分娩暫留上海被捕
  徐全直,湖北沔陽人。她是黨的一大代表陳潭秋的第一任夫人,也是我黨早期的女黨員之一。1933年中央決定,將時任中共江蘇省委秘書長的陳潭秋和徐全直一起派往中央蘇區工作。此時徐全直正懷著他們的第四個孩子陳志遠。不久,陳潭秋從上海赴福建蘇區工作,由於徐全直即將分娩,行動不便,暫時留在上海,打算生下並安頓好幼子陳志遠之後再前往蘇區工作。然而還沒來得及走就不幸被捕,當年在獄中,當局曾對徐全直威逼利誘,說她至少應該為孩子們保留一份完整的母愛。徐全直怒斥:“你們這些人有什麼資格談母愛?”後被國民黨殺害,年僅32歲。
  丁香:壯烈犧牲時懷孕三個月
  丁香,江蘇蘇州人。早年在蘇州東吳大學讀書,1932年12月,丁香在雨花台壯烈就義,年僅22歲,還帶著三個月的身孕。阿樂(樂於泓)與丁香相識於蘇州東吳大學,兩人都十分愛好音樂,同學期間,他們成為了生活中的“知音”。1932年4月,經組織批准,阿樂與丁香在上海結婚。9月,上海黨組織派丁香去北平參加一次秘密會議,因叛徒出賣不幸被捕,不久押解來南京,慘遭殺害。
  何寶珍:是劉少奇夫人,被叛徒出賣
  何寶珍是劉少奇的夫人。1918年,何寶珍考入衡陽湖南省立女子師範學校。五四運動期間,她積極投身愛國學生運動。1922年,因揭露學校當局的腐敗專制,何寶珍被校方開除。經共產黨人張秋人介紹,何寶珍以親友名義住進長沙清水塘毛澤東、楊開慧家裡,初識了劉少奇。隨後,毛澤東安排何寶珍隨劉少奇到安源工作。1923年4月,他們在安源結為革命伴侶。婚後,何寶珍隨劉少奇輾轉南北。在共同的革命生活中,他們先後有了三個孩子。由於緊張的工作和凶險的環境,不允許何寶珍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1933年,何寶珍在上海被捕,當時她化名為王芬芳,敵人並不知道她就是劉少奇的夫人,因此被判了15年徒刑。後來當敵人從叛徒的口中得知何寶珍的真實身份後,立即改判了何寶珍死刑。1934年何寶珍被殺害於雨花台,年僅32歲。
  陳君起:兒子也學會和敵人周旋
  陳君起,中共南京地委婦女委員。1926年,北伐軍節節勝利之際,敵人派出大量軍警,日夜搜查革命黨人。陳君起家裡人來人往、信件頗多,引起了警察的註意。10月4日,一批警察闖入了陳君起的家,搜查她的書房,可是什麼也沒找到。陳君起乘警察不備,給兒子使個眼色。母子倆心心相通,兒子看到沒人註意,飛奔到最近的一個點,通報了情況,從而救了一批同志,保護了黨團組織。但等他回家時,母親已經被抓走了。由於組織的努力營救,陳君起坐了三個月的牢,後被放出。黨組織馬上把她轉移到南昌,安排在國民革命軍第三軍中從事政治工作。
  陳君起走了,當局十分惱怒,以“小革命黨”的罪名,把陳君起才14歲的兒子曾鼎乾抓進了監獄。敵人再三盤問他,常到家裡來的有哪些人,他們都住哪兒,面對敵人的質問,曾鼎乾一概說,“不知道大人的事”。敵人說他不老實,一直將他關到農曆三十。1927年4月初的一個晚上,曾鼎乾驚喜地發現媽媽回來了,立刻撲到她懷裡,熱淚不禁流了下來。後來,她又被國民黨逮捕並殺害。
  張應春:為保護柳亞子而遇難
  張應春,是江蘇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出生於江蘇吳江黎里古鎮一個書香門第。張應春是柳亞子的同鄉。國共合作時期,張應春與柳亞子共同任職於國民黨江蘇省黨部。1926年3月12日,南京舉行紀念孫中山逝世一周年大會暨中山陵奠基禮,遭到國民黨右派的衝擊,張應春不顧個人安危,挺身而出,護衛柳亞子安全脫險。張應春犧牲後,避走日本的柳亞子悲痛萬分。1928年,柳亞子以中央監察委員的身份到南京出席國民黨二屆五中全會。在南京期間,他到處尋訪張應春的遺骨。在終無結果的情況下,他請著名畫家陳樹人繪製了《秣陵悲秋圖》,以紀念張應春(秣陵為南京的古稱,悲秋即悲悼秋石,張應春因仰慕秋瑾而改字秋石)。
  烈士圖片由雨花台烈士紀念館提供
  讀者感想(節選)
  寶貴精神財富需要傳承
  鼓樓區黨史辦 顧茂富
  65年前的今天,百萬中國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從挹江門浩浩蕩盪入城,宣示古城南京得到瞭解放和蔣家王朝的破滅。
  65年後,古城南京舊貌換新顏。在大規模的城市建設中,許多遺存都在推土機的轟鳴聲中倒塌,被一個新的建築所取代,如寧海路看守所、老虎橋監獄等,中共地下黨員徐楚光、周鎬以及劉亞生、朱克靖等人被捕後關押在寧海路看守所,除朱克靖外,其餘3人都在南京解放前夕,即將迎接新中國誕生之前被國民黨殺害;老虎橋監獄關押的共產黨人更多,如陳獨秀、帥孟奇、何葆珍、郭綱琳等許多中共黨員和進步人士。這兩個地方分別在1998年、1999年拆除。失去的與建築連在一起的鮮活歷史,失去了讓後人瞻仰、激勵和傳承紅色文化的真實“符號”。在南京還有多少這樣的紅色遺跡被拆除,目前還沒有確切的統計。但是,現在保留下來的,基本上統計清楚,整個南京到目前保存比較完好的共有134處 ,其中鼓樓就有17處,如八路軍辦事處舊址、張聞天陳列室、渡江勝利紀念碑、南京五二0運動紀念碑、渡江勝利紀念館等。這是南京的精神財富。
  寶貴的精神財富需要當代人的不斷傳承。南京是一座英雄之城,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紅色的遺存,英雄者的足跡都是一個個印證。今天,要珍惜美好生活,保護和利用現存的革命遺址,激勵當代人,教育後來人自強不息,奮鬥不止,實現偉大的中國夢,是我們對先烈們最好的緬懷。
  用知識和愛守護生命
  南京醫科大學康達學院王婷
  4月13日上午8點,伴隨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我和康達學院學生會的12名同學一起乘坐地鐵,來到了白下貧兒院——革命烈士李耘生曾經工作過的遺址參觀、悼念。
  看著烈士及其家人經典而珍貴的照片,我們的思緒仿佛也飛回到了那個戰火硝煙的時代。作為一名新時代的醫學生,我們的職業也賦予了自己不一樣的責任,潔白如雪的白大褂就是我們的“戰袍”,“生命所系,性命相托”便是我們的革命宣言。在各種疾病肆虐的戰場上,就要求我們忘記個人的利益和榮辱,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職業素養與疾病作鬥爭。
  雨花台的丁香花
  游府西街小學 二(1)班錢玥
  又是一年清明時節,乍暖還寒,家長帶領我們陽光假日小隊一行,冒著毛毛細雨,來到雨花台革命烈士陵園,參加《揚子晚報》舉辦的活動,憑吊先烈。來到雨花台,我看到來自各地的人們,一群群簇擁著走進陵園,人山人海,數也數不清,個個面色凝重。
  活動結束後,我和爸爸、媽媽一起走在烈士陵園裡的小道上,無意中發現了一條悠長的丁香路和一片丁香樹林。一朵朵白色的丁香花瓣,正在空中飄舞,吐露著沁人心扉的芬芳,仿佛在向人們訴說著什麼。陵園工作人員告訴我們,這片丁香樹正是為了紀念丁香烈士的。回家的路上,儘管外面的風仍是冰冷的,但我的血卻是熱騰騰的,心也好像跳動得更加富有力量。  (原標題:小學生“組團”來聽女英烈故事)
創作者介紹

明星

tx78txdp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